江山新闻网

首页 > 正文

客户97万买前海开源基金亏掉58万 建行不当推介判赔

www.gdzzdb.com2019-09-14

北京,8月23日,中国经济网(记者蔡青)最近披露了中国司法文件网的民事裁决,表明一审和二审失败后,中国建设银行北京恩基分行再审申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建设银行恩济分公司”)被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驳回。

根据《王翔与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恩济支行金融委托理财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发现,2015年6月2日,王翔被建行恩济分行工作人员推荐购买“前海开源中国证券军指数证券投资基金”认购金额为96.6万元。 2018年3月28日,王翔赎回该基金,总金额为3.895亿元,本金亏损为5.765亿元。据中国经济网记者报道,损失率为60%。

在王翔购买上述资金的过程中,建行恩基分行对王翔进行了风险评估,建行恩济分行确定王翔的风险评估结果较为稳健。

一审法院认为,在向王翔介绍诉讼相关资金的过程中,建行恩济分行的分支机构有明显的不正当推荐行为和重大过错。如果建行恩基分行没有不正当的推荐行为,王翔不会购买诉讼相关基金,也不会发生相应的损失。因此,应确定建行Enji分支的故障行为和王翔的损害。损失与损失之间存在因果关系。

2018年8月3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判决,被告建设银行恩济分行应当自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赔偿原告王翔576,500元的损失和相应的利息损失。

在初审判决后,建行恩基分局拒绝接受原判,并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2018年11月8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裁定上诉应予驳回,维持原判。

虽然二审仍然认定CCB Enzi分支机构败诉,但仍未放弃并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 2019年7月3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裁定,建行Enji支行的再审申请被驳回。

建行建议稳定客户购买前海开源基金产品,并认购970,000股亏损58万

根据一审判决,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通过审判认定,2015年6月2日,建设银行恩济支行工作人员推荐王翔购买“前海开源CSI军队”指数证券投资基金“在建设银行恩子分行。认购金额为96.6万元。 2018年3月28日,王翔进行基金赎回,赎回金额为389,518.05元,本金亏损为576,481.95元。

在王翔收购上述基金的过程中,建行的恩子分行对王翔进行了风险评估,王翔填写了《个人客户风险评估问卷》。在调查问卷中,王翔选择“以下哪一项最能描述您的投资经验”是“最多投资于存款,政府债券等,并在股票基金等股票基金中投资较少”;根据“投资态度”,王翔的选择是“保守投资,不希望本金损失,愿意承担一定的收益波动范围”;在“您的投资目的”下,王翔的选择是“资产稳定增长”; “当你的投资出现一定程度的波动时,你会表现出明显的焦虑”。王翔的选择是“损失不到10%的本金”。根据王翔填写的上述问卷,CCB Enji支行确定王翔的风险评估结果稳定。

在完成上述问卷的同时,王翔签署了《证券投资基金投资人权益须知》和《投资人风险提示确认书》。但是,上述通知和确认的内容是一般性的一般条款,并没有关于王翔购买的资金的具体内容和相关解释。

在诉讼中,王翔和建行恩济支行均证实,王翔购买上述基金时,建行恩济支行并未向王翔出示并提供基金合同和基金招募说明书。王翔说,建行恩济支行没有向基金解释基金合同和基金招募说明书;建行恩济支行称,建行恩济支行向王翔解释了基金合同和基金招募说明书,但建行恩济支行没有就此索赔向法院提交相应证据。T.

此外,王翔购买的“前海开源CSI军事指数证券投资基金”的基金管理人为前海开源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基金托管人为交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建行恩智支行为该基金的代理机构之一。上述基金的招股说明书称:“基金管理人按照尽职、诚实信用、勤勉尽责的原则管理和使用基金财产,但不保证基金盈利或保证最低收益……投资是有风险的,投资者在投资基金前,应仔细阅读基金的招股说明书和基金合同。(6)风险收益特征:基金属于采用指数化操作的股票型基金,其预期风险和收益高于货币市场基金和债券。基金和混合型基金是证券投资基金中风险较高、收益率较高的品种。”

在诉讼中,建行恩济分行表示,上述基金的基金管理人、基金托管人和部分代理机构将该基金的风险等级确定为“中等风险”,与王翔的风险评估结果“稳定型”相符;项建华表示,基金管理人、基金托管人有机构认定基金的风险等级为“中等风险”,缺乏客观性,与基金招募说明书中的风险状况不符。基金的风险水平已经超过王翔的风险承受能力,风险评估结果“稳定”得不到建行恩济支行的适当提升。经进一步调查,王翔在购买涉案资金前,曾多次通过银行网点购买其他理财产品。

一审法院:建行恩济支行明显提拔不当,存在重大过错。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认为:建行的恩子支行向王翔介绍了所谓的股票基金,王翔完成了在建行恩济支行的购买行为。建行恩济分行还对王翔进行了风险评估。据此,建行恩济支行不仅是涉案基金的代理机构,还为王翔提供个人投资产品推广,客户评价等服务,并与双方构成个人金融服务法律关系。因此,建行恩子支行应履行证券投资基金销售组织在相关基金销售过程中的履约义务,并履行商业银行履行个人理财业务的合规义务。

《商业银行个人理财业务管理暂行办法》规定:“当商业银行使用金融咨询服务向客户推销投资产品时,他们应了解风险偏好,风险认知和负担能力,评估其财务状况,并提供适合客户选择的投资产品。应向客户解释相关投资工具的市场和运作方式,并披露相关风险。商业银行应保存客户评估和咨询服务记录,妥善保管客户数据和其他文件。“《个人理财业务风险管理指引》规定:”对于市场风险较高的投资产品,特别是与衍生品交易相关的投资产品,商业银行不应积极推广或将产品销售给没有相关经验或被评估为不适合购买产品的客户。客户主动要求了解或购买相关产品。在产品发布时,商业银行应亲自向客户说明产品的投资风险和风险管理的基本知识,并以书面形式确认客户主动要求了解和购买产品。

鉴于上述金融监管的规范性要求,建行的Enji支行在此案中存在以下缺陷:

首先,建行Enji支行积极向王翔推广“高风险”“财务上不合适的购买”理财产品。该基金的招股说明书中指出“无保证基金是盈利的”,“无保证最低收益”,基金属于“高风险”品种,基金的上述特征和王翔在风险评估问卷中的投资风险偏好如此由于目的和投资态度明显不一致,应属于不适合王翔购买的理财产品。与此同时,建行的恩子支行不符合金融监管的要求。王翔的书面确认是客户积极要求了解并购买产品并妥善保存相关记录。基于此,可以得出结论,建行恩济支行主动将资金推广到王翔,存在重大缺陷。

关于建行恩子分行,基金管理人,基金托管人及相关基金的一些代理机构已确定该基金的风险水平为王翔收购的“中等风险”。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认为,基金管理人,基金托管人和基金销售代理人均对基金有一定程度的利益,基金风险评级缺乏客观性,风险评级结果和基金披露在基金招股说明书“风险较高”。这些品种的内容不一致,因此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不接受上述建行恩济支行的诉讼请求。

其次,建行恩济支行没有向王翔解释所涉基金的运作方式和风险状况,其推广行为明显不合适。在这种情况下,在王翔购买相关基金的过程中,建行恩济支行没有向王翔出示并提供基金合同和招股说明书,也没有履行解释和解释建行恩济的义务。分公司有侵权过错。虽然建行Enji支行主张向王翔解释涉案基金的相关情况,但未向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提交相应证据,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未予受理。此外,王翔在购买涉及的基金时签署了《证券投资基金投资人权益须知》和《投资人风险提示确认书》,但上述说明和确认的内容是一般性条款,此次没有具体说明和购买王翔基金的相关内容。因此,王翔的上述签名行为并不免除建行的恩子分支机构就基金的具体情况向王翔解释的义务,也不能减少建行的恩子分行未能向王翔解释的错误。情况。

基于以上分析,在向王翔介绍相关资金的过程中,建行恩济支行有明显不正当的推广行为和重大缺陷。如果CCB Enji支行没有不正当的推广行为,王翔将不会购买涉及的资金,相应的损失也将是没有失败的事情,因此应该确定存在因果关系CCB Enji支行的错误与王翔的损失之间的关系。在这种情况下,王翔要求建行恩子分行赔偿上述损失。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依法对此予以支持。

建行Enzi分行获得58万元赔偿原告

关于建行恩子分行称王翔的赎回时间不合理,损失扩大的说法,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认为,理财产品波动性的波动是客观情况。在某些时候,利润和损失可能超过未来,并可能超过未来。更少,无论投资者何时赎回,都无法确认当时该点是最有利可图还是最少损失,因此CCB Enji分行无法证明王翔正在进行资金赎回。在损失增加的情况下,只是因为王翔的赎回点不是基金的最佳盈亏,而王翔声称扩大损失是违反经济法的,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因此,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不接受索赔。

关于CCB Enji支行,即王翔多次购买理财产品并获利,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认为,如上所述,建行Enji支行未履行适当的促销义务按照财务监督的有关规定执行。向王翔提交和提供基金合同和招股说明书存在重大缺陷。虽然王翔多次购买理财产品,但他购买的理财产品并不是本案所涉及的基金。事先购买理财产品并未导致了解与案件有关的基金风险,并无法减轻或免除建行恩济分行对上述主要过失的责任,

关于王翔要求建行Enzi分行支付利息的请求,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认为,由于上述建行恩子分行的重大过错,王翔的资金被不当占用,部分遗失,不可避免地引起利益来到王翔。因此,王翔要求建行恩基支行按照同期存款利率在合理范围内支付相应的利息损失索赔,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予以支持。王翔赎回部分本金,自赎回之日起,这部分资金由王翔本人拥有。王翔要求建行恩子分行从部分资金赎回之日起支付部分资金的利息。在索赔损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的情况下,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不支持王翔对这部分诉讼的请求。

2018年8月3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依据第6,15和19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64条,判决如下:1。被告人Jianxing En七天内自判决生效之日起,吉之银行赔偿原告王翔576,500元的损失,并赔偿相应的利息损失(计算利息损失: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同期的9660万元计算)存款利率,自2015年起按2018年6月2日至3月28日计算;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存款利率576,500元计算,从2018年3月29日到实际支付日期; )原告王翔的其他诉讼被驳回。如果按照本判决规定的期限未履行支付义务,则延迟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应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253条的规定加倍。案件受理费为9565元。原告王翔已经提前支付,由被告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恩基分行支付,并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支付。

二审维持原审判决

一审判决后,建行恩济支行拒绝接受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2018)北京市民政局第一批中乍的民事判决,并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建行Enzi分行上诉:1。一审判决被撤销,王翔的一审诉讼被驳回。 2.一审和二审诉讼费用由王翔承担。

在上诉的事实和理由中,建行Enji支行甚至表示,在一审判决中确定CCB Enji支行的不当转介行为实际上是否定了当前的全部基金发行和销售系统。一审法院认定,建行Enji支行应赔偿王翔购买资金所造成的损失。事实上,它需要金融机构严格支付购买理财产品的投资者的投资损失,显然是在2017年11月17日与中国人民银行联系。北京银监局和其他部门联合发布了《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打破金融机构严格的支付指导。

但是,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指出,建行Enji支行上诉的原因无法确定,也不支持其上诉。一审判决认为事实清楚,适用的法律是正确的,结果不合适,应予以维持。

在第二次审判中,建行恩吉支行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交了以下证据:2017年2月,银监会银行消费者投诉处置结果登记表证明北京银监会未对王某作出回应翔的抱怨。结果发现,CCB Enji支行存在任何不当行为,并未作出任何处分。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王翔未确认上述建行Enji支行上述证据的真实性,并表示即使证据属实,因为描述不确定,对司法审判毫无意义。对证书的目的不予承认。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审查并结合当事人的盘问意见后认为,首先,建行恩济支行提交的上述证据未反映北京银监会的调查程序。其次,调查结果中包含的结论并不清楚。不能作为案件的依据,因此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不承认证据的有效性。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确认了初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建行恩子支行是涉案基金的代理机构,在对王翔进行风险评估后,王翔被介绍购买涉案基金,王翔完成了购买在建行Enzi分部。行为,使个人金融服务形成双方法律关系。在将涉及的资金引入王翔的过程中,建行恩济支行有明显不正当的促销行为和重大缺陷,违反了基金机构应承担的相应义务。虽然CCB Enji支行拒绝了,但未提及有效证据证明王翔在充分了解投资目标及其风险的基础上独立决定购买相关基金。因此,对于王翔基于购买相关基金所遭受的损失,CCB Enji支行应承担赔偿责任。

2018年11月8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裁定上诉被驳回,原判决得到维持。

北京高院驳回了建行Enji支行再审申请

虽然二审仍然认定CCB Enzi分支机构败诉,但仍未放弃并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

CCB Enji支行申请再审,并表示:(1)原判决确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事实不明确的证据。被诉人不仅是涉及该基金案件的合格投资者,而且还利用他所拥有的金融法律知识来创造掩盖事实的幻想。在交易开始时,不仅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而且在诉讼中也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 (2)原判决有法律错误。被申请人具有多年相关的交易经验,被评估为适合购买产品的客户是涉及基金产品的合适投资者。如果您必须确定申请人有过错,您还应充分考虑被申请人的过错。 (3)保护金融消费者不是最终目标。司法保护的最终目标是实现金融机构与金融消费者之间的利益平衡。申请人的风险文件符合监管机构的要求,监管机构在处理之前的投诉时未发现任何不当行为或作出任何处置。总之,再审申请人依照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申请再审。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认为,建行恩子支行是涉案基金的代理机构,在对王翔进行风险评估后,王翔被介绍购买涉案基金,王翔在建行完成了购买。恩济支行。行为,使个人金融服务形成双方法律关系。在对王翔进行风险评估后,建行的恩子支行应了解王翔的投资风格和风险承受能力。然而,建行的恩子分行积极推动王翔的“风险密集型”理财产品被评为“不适合购买”,其行为严重错误。建行Enzi分支的断层行为与王翔的损失之间存在因果关系。鉴于建行Enji支行在向王翔介绍被指控基金的过程中引入了明显的指控和重大过错,违反了作为基金机构的相应义务,因此王翔遭受了购买基金。对于损失,CCB Enji支行应承担赔偿责任。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指出,虽然建行Enji支行否认存在上述行为,但未能提供有效证据证明王翔在充分了解基金的基础上独立决定购买相关基金。投资目标及其风险。关于建行Enji支行,王翔多次购买理财产品,并有足够的投资经验。虽然王翔已多次购买理财产品,但他之前购买理财产品的事实并不会导致与案件有关的相关基金。理解风险和其他内容,不能减轻或免除CCB Enji支行未按照金融监管的相关规定履行适当的促销义务,不提交和提供资金合同的责任。招股说明书给王翔。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指出,二审法院根据确定的事实判决,相应的证据不合理。 CCB Enji支行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200条规定的情况。

2019年7月3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裁定,建行Enji支行的再审申请被驳回。

(编辑:李伟)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