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新闻网

首页 > 正文

新中国70年里的中小学教材变迁

www.gdzzdb.com2019-10-29

新中国成立70年以来中小学教科书的变化

2019

中国新闻社北京9月23日电(记者马海燕)从今年秋天开始,中国一些省市开始使用新的教科书,而义务教育则在上一年开始使用新的教科书。 “部务”教科书的统一使用标志着中文教科书“大统一”时代的开始。

9月1日,福州中山小学学生阅读了教育部编写的中文教科书。 (头像)张斌照片

以前,许多教科书(例如江苏教育版,北京师范大学版,湖南教育版和电子教育版)共存了十多年。 “一个多级”适应了经济发展的不同阶段。但是,随着中国教育发展进入一个新时代,它逐渐需要统一教科书的诞生。

更换教材是教育和教学改革的要求。国务院印发的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要求对高中课程和高考改革进行规划和协调。要实施新的高考,就必须促进普通高中课程的改革,必须准备和使用高中新教材。

事实上,自新中国成立以来,大部分时间,各地都在使用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教科书。 1951年秋天,人民教育出版社以与苏联教科书相同的方式出版了第一套国家普通中小学教科书。这是新中国使用的第一本教科书。五年后,《人民教育版》推出了第二套中小学教科书,这些书完全由新的中国教育家编辑,每六到七年修订一次。

使用时间最长的教科书是“文化大革命”结束后的第一套国家十年制中小学教科书。这套教科书自1978年秋天以来已经使用了15年,直到1993年版的九年义务教育教科书在全国范围内正式提供为止。

2001年开始的新世纪的第一套教科书,金庸的小说和周杰伦的歌曲都进入了教科书,引起了热烈的讨论。从那时起,越来越多的当代热门人物进入了教科书,例如余华的小说《十八岁出门远行》,以及90年代后记者最近的通讯《“探界者”钟扬》。

每个时代的教科书不仅是知识的教学,而且是时代的烙印。 《八角楼上》 《吃水不忘挖井人》 《朱德的扁担》上一代无产阶级革命家的故事在教科书中闪过;黄继光,董存瑞,邱少云,刘呼兰等几代英雄通过教科书打动了幼儿。陈敬润,袁隆平和涂宇等着名科学家正在成为世代的儿童和年轻人的典范。

北京师范大学高级教授顾明远参加了多版教科书的编写。他认为,教材的变化反映了新中国教育的变化。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不断改革教材,教科书越来越好。

从这些教科书中可以看出,新中国已经完成了从成立初期的20%的小学净入学率向接近100%的过渡。城乡免费义务教育已全面实现。从新中国成立之初,大学生的实现就只有1170万,到现在的高等教育,在校学生总数已达到3833万。

无论教材如何变化,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教育,爱国主义和国际视野都是十页教材的初衷。 《司马光砸缸》 《孔融让梨》 《自相矛盾》 《刻舟求剑》和其他古老的中国故事伴随着几代儿童的成长;毛泽东的诗歌和鲁迅的散文小说散布在不同学龄的教科书中,这是培养下一代文体的力量之源。列宁,白求恩,爱迪生,达芬齐,爱因斯坦等外国人经常来华学习中国的教科书。

顾明远认为,最新版的教科书更加关注学生的核心素养。如何在教育和教学中实现核心素养是关键。

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尹厚庆说,实施新教材的过程是以核心素养为主要内容的课程建设过程。中国很大。从东部到中西部,从城市到农村,个人的学习状况是不同的。在课程选择和学生个性化学习中,有必要逐步提高核心素养。师生需要共同努力。 (结束)

中国新闻社北京9月23日电(记者马海燕)从今年秋天开始,中国一些省市开始使用新的教科书,而义务教育则在上一年开始使用新的教科书。 “部务”教科书的统一使用标志着中文教科书“大统一”时代的开始。

9月1日,福州中山小学学生阅读了教育部编写的中文教科书。 (头像)张斌照片

以前,许多教科书(例如江苏教育版,北京师范大学版,湖南教育版和电子教育版)共存了十多年。 “一个多级”适应了经济发展的不同阶段。但是,随着中国教育发展进入一个新时代,它逐渐需要统一教科书的诞生。

更换教材是教育和教学改革的要求。国务院印发的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要求对高中课程和高考改革进行规划和协调。要实施新的高考,就必须促进普通高中课程的改革,必须准备和使用高中新教材。

事实上,自新中国成立以来,大部分时间,各地都在使用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教科书。 1951年秋天,人民教育出版社以与苏联教科书相同的方式出版了第一套国家普通中小学教科书。这是新中国使用的第一本教科书。五年后,《人民教育版》推出了第二套中小学教科书,这些书完全由新的中国教育家编辑,每六到七年修订一次。

使用时间最长的教科书是“文化大革命”结束后的第一套国家十年制中小学教科书。这套教科书自1978年秋天以来已经使用了15年,直到1993年版的九年义务教育教科书在全国范围内正式提供为止。

2001年开始的新世纪的第一套教科书,金庸的小说和周杰伦的歌曲都进入了教科书,引起了热烈的讨论。从那时起,越来越多的当代热门人物进入了教科书,例如余华的小说《十八岁出门远行》,以及90年代后记者最近的通讯《“探界者”钟扬》。

每个时代的教科书不仅是知识的教学,而且是时代的烙印。 《八角楼上》 《吃水不忘挖井人》 《朱德的扁担》上一代无产阶级革命家的故事在教科书中闪过;黄继光,董存瑞,邱少云,刘呼兰等几代英雄通过教科书打动了幼儿。陈敬润,袁隆平和涂宇等着名科学家正在成为世代的儿童和年轻人的典范。

北京师范大学高级教授顾明远参加了多版教科书的编写。他认为,教材的变化反映了新中国教育的变化。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不断改革教材,教科书越来越好。

从这些教科书中可以看出,新中国已经完成了从成立初期的20%的小学净入学率向接近100%的过渡。城乡免费义务教育已全面实现。从新中国成立之初,大学生的实现就只有1170万,到现在的高等教育,在校学生总数已达到3833万。

无论教材如何变化,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教育,爱国主义和国际视野都是十页教材的初衷。 《司马光砸缸》 《孔融让梨》 《自相矛盾》 《刻舟求剑》和其他古老的中国故事伴随着几代儿童的成长;毛泽东的诗歌和鲁迅的散文小说散布在不同学龄的教科书中,这是培养下一代文体的力量之源。列宁,白求恩,爱迪生,达芬齐,爱因斯坦等外国人经常来华学习中国的教科书。

顾明远认为,最新版的教科书更加关注学生的核心素养。如何在教育和教学中实现核心素养是关键。

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尹厚庆说,实施新教材的过程是以核心素养为主要内容的课程建设过程。中国很大。从东部到中西部,从城市到农村,个人的学习状况是不同的。在课程选择和学生个性化学习中,有必要逐步提高核心素养。师生需要共同努力。 (结束)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