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新闻网

首页 > 正文

证监会十问南京银行 高拨备低不良再受监管关注

www.gdzzdb.com2019-10-30
?

不良贷款率连续三年低于1%,但拨备覆盖率保持在400%以上。为什么?继财政部之后,上市银行拨备覆盖率与不良贷款之间的偏差再次引起监管部门的关注。最新的例子是南京银行。SH)。

在10月18日披露的再融资反馈中,中国证监会向南京银行提出了10类20个问题。监管机构除要求补充披露逾期3个月以上的不良贷款、现金流波动和处罚外,还要求南京银行补充说明不良贷款率低、拨备覆盖率高、核销贷款减值准备金额高时,债券投资减值准备是否充足。

在a股上市银行中,南京银行并不是唯一一家拨备覆盖率高的银行。截至2019年6月底,在33家a股银行中,6家的拨备覆盖率超过300%,3家的拨备覆盖率超过400%。截至6月底,南京银行拨备覆盖率为415.5%,高于前三年的400%,但不良率低于1%。

高供应本身可能就是问题的答案。虽然拨备水平保持在较高水平,但南京银行的贷款减值拨备并不是静态的。自2017年以来,我行累计贷款减值损失超过146亿元,但累计核销贷款金额也至少为75亿元,不计入同期投资资产减值金额。

高拨备覆盖率之谜

在10月18日披露的再融资反馈中,中国证监会要求南京银行从两个方面解释不良贷款率低、拨备覆盖率高、核销贷款减值准备金额高的原因:一是解释不良贷款率低的原因和合理性,结合同业情况说明不良贷款分类是否真实谨慎;二是贷款减值核销是否审慎合规,是否影响不良贷款金额的真实性和准确性。

南京银行的拨备覆盖率目前在上市银行中处于较高水平。根据公开披露的数据,截至2019年6月底,本行拨备覆盖率为415.5%。此前,2016年至2018年,本行拨备覆盖率分别为457.32%、462.54%和462.68%,均高于400%。

2018年3月,原银监会发布通知,对商业银行实行“一行一策”监管,将150%的强制拨备覆盖率调整到120%-150%的灵活区间,贷款拨备率从2.5%调整到1.5%-2.5%。根据这一计算,南京银行2019年上半年拨备覆盖率在a股银行中排名第三,约为监管标准的2.7倍。

虽然拨备覆盖率仍然很高,但南京银行的不良率一直保持在1%以下。2016年至2019年6月底,本行不良贷款率分别为0.87%、0.86%、0.89%和0.89%,处于相对稳定的状态。不良贷款余额分别为28.96亿元、33.45亿元、42.72亿元和46亿元,累计仅增长17亿元左右,累计增长60%左右。

同期,南京银行贷款从2016年底的3317.84亿元增加到2019年6月底的5390亿元,累计增加2072亿元以上,累计增加60%左右。从表面上看,南京银行不良贷款率相对较低,主要是由于贷款同时快速增长,稀释了不良贷款率。

"粮食供应覆盖率一直保持在很高的水平,主要是为了弥补损失和储存粮食过冬。"一家股份制银行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一方面,银行需要增加准备金,以便在自身预判盈利良好时为未来的风险敞口做好准备,另一方面,还需要处理不良资产的存量。

但真正的答案在于,中国证监会明确提到的个问题不是不良贷款增长缓慢,而是多年来的冲销。以南京银行为例,2017年和2018年上半年,该行共核销约18.8亿元和30.3亿元不良贷款。2019年上半年,不良贷款核销和转出金额达到25.9亿元,呈持续上升趋势。

减值准备方面,2017年至2019年上半年,我行分别计提减值准备37.7亿元、65.9亿元和43.8亿元,同比增长。然而,截至2019年6月底,本行拨备覆盖率也比上年末下降了47.18个百分点。

投资资产消耗准备金

对银行而言,需要计提减值准备和减值损失的资产不仅是直接反映在报表中的贷款,也是需要计提准备金的非贷款投资资产。

2019年4月,中国保监会发布规定,要求银行对资产负债表上存在信用风险的金融资产风险进行分类,包括但不限于贷款、债券、银行间资产、应收账款等。表外投资资产也应分类为风险。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在此之前,虽然银行没有将投资资产纳入不良资产,但它确实进行了权责发生制。

“银行资产的质量不能仅仅通过贷款来判断。投资因素可能被忽略了。在监管要求被分类之前,该行实际上是在清点投资资产。”一家城市商业银行的同一个贸易部门的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回购、债券、应收账款投资等。都是投资资产。虽然也计算减值损失,但一般不计入不良贷款和不良比率,存在隐性情况。

但是,南京银行多年来的财务报表中可以看到银行对投资资产风险减值和核销准备金的“无形”占用。近年来,本行对应收账款、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及其他大额账户计提减值准备。

年报数据显示,2017年和2018年,南京银行分别计提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减值准备5.87亿元和7.23亿元。同期,本行应收账款投资减值准备余额分别为32.46亿元和29.6亿元。2018年,本项目减值准备下降,因为本年度减值准备约为2.8亿元,而减值准备并未逐年增加。

由于外部环境的变化,某些类别的金融投资资产也会有周期性风险。例如,债权投资于资产。自2018年以来,由于债券市场违约增加,银行持有此类资产的风险增加。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底,本行债务投资减值准备余额为26.81亿元,年初为24.5亿元。

根据半年度报告,2019年上半年,南京银行信贷减值损失合计38.6亿元,不含贷款43.8亿元,其中债务投资2.26亿元。2018年,本行还计提其他应收款损失8531万元。

中国证监会仍要求银行解释投资和债券资产减值准备是否充足,即使已经计提了大量减值准备。在反馈意见中,中国证监会要求本行说明最新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的主要内容、快速增长的原因和合理性、大规模快速债券投资金额的原因和合理性、主要投资情况、收益情况、减值准备是否充足等。关于我行可供出售金融资产余额快速增长,债券投资金额快速增长,投资金额远远超过贷款金额。

防止贷款向下迁移

在此之前,财政部发布了征求意见稿,指出金融企业原则上不应留出超过最低标准2倍的资金。超过2倍的,应视为隐瞒利润的趋势,应全部恢复到未分配利润,年终分配。监管机构规定,银行拨备覆盖率的基本标准是150%。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底,在正式登陆a股的33家上市银行中,19家拨备覆盖率超过200%,占比接近60%,6家拨备覆盖率超过300%,3家拨备覆盖率超过400%。

许多银行业人士此前曾向《第一财经记者》分析,银行的拨备覆盖率相对较高。一般来说,这不是为了隐藏利润,而是主要为了防范风险和对冲未来可能出现的不良资产。

从贷款迁移率的变化来看,确实如此。以南京银行为例。截至2019年6月底,相关类别、次级类别和可疑类别的移民率分别为32.76%、68.91%和66.48%。相关和可疑类别的迁移率比去年底下降了12.82个百分点,基本相同,但二级类别的迁移率比去年底增加了19.74个百分点。

但是一些指标的下降并不稳定。2016年底,南京银行利息贷款迁移率为48.87%,2017年降至25.92%,2019年上半年再次下降。2017年可疑贷款转移率较上年下降近36个百分点,至29.23%,然后再次上升至66%以上。

在国家新办10月21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监管机构透露,自2017年初以来,中国保监会已经处置了4.9万亿元的不良贷款。根据公开数据,2017年和2018年,银行业分别处理了1.4万亿元和近2万亿元的不良贷款。今年前三个季度共处置1.4万亿元,同比增长1765亿元。

与此同时,商业银行的贷款损失准备金正在逐步增加。2016年至2019年6月底,分别为2.67万亿元、3.09万亿元、3.77万亿元和4.26万亿元,拨备覆盖率分别为176.4%、181.42%、186.31%和190.61%,均同时上升。

(责任编辑:赵雅芝)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