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新闻网

首页 > 正文

云计算赛道双雄并立 亚马逊、微软扩展趋势放缓

www.gdzzdb.com2019-11-22

文|言和

编者|程成

在鲁国涛看来,云计算市场的增速放缓几乎是不可避免的,横向比较主要巨头的新市场份额更有启发性。 目前,亚马逊AWS受到一次性因素的影响,而微软azure的业务水平越来越接近亚马逊。谷歌的基础仍然很小,因此很难判断云计算对其近期总收入的影响。 对于三大科技巨头亚马逊、微软和谷歌来说,它们的财务数据不仅需要关注收入和净利润等关键核心指标,还需要关注云计算业务规模的变化 根据最新的季度财务报告,亚马逊在云计算领域仍然稳坐首位,紧随其后的是微软 亚马逊、微软和谷歌作为当前科技行业最赚钱的业务,都增加了云计算的布局。在头效应的影响下,未来全球云计算市场格局会发生什么新变化?市场是否过度解读了亚马逊AWS业务“老大哥”的放缓?本期《红周刊(博客,微博)》特别邀请美国对冲基金公司格雷欣高地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投资经理鲁国涛解读云计算市场模式。 在鲁国涛看来,云计算市场的增速放缓几乎是不可避免的,横向比较主要巨头的新市场份额更有指导意义。 目前,亚马逊AWS受一次性因素的影响更大,而微软azure的业务水平也越来越接近亚马逊 谷歌的基础仍然很小,很难判断云计算对其总收入的影响。

云计算巨头新增市场份额更值得关注 《红周刊》 :亚马逊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AWS云服务的营收增速创下了5年多以来的最低值,增长35%,增速再次放缓。对此情况如何看?卢国韬:亚马逊云计算最开始时是从零开始的,增速必然很快,随着基数越来越大,竞争对手越来越多,营收增速放缓几乎是不可避免的。事实上,不只是亚马逊AWS增速在放缓,云计算的各家巨头公司都存在类似情况。这种情况下,与自己进行同比增速比较实际意义并不大,因为这只是一个数的差别,要看就得看新增市场份额的变化,横向比较各家获得了多少份额,这对未来的业绩表现可能更具指引性。 《红周刊》 :新增市场份额方面是怎样的情况?卢国韬:与去年同期相比,微软大概增长40亿美元左右,亚马逊增长50亿美元左右,两者的差距大概只有10%~15%,新增市场份额已经非常接近,未来,两者可能势均力敌,新增市场份额可能趋于一致,达到差不多的水平。对于谷歌而言,目前仍在全力追赶,不过因起步晚、投入晚,市场份额还很难说。所以,我目前推测,亚马逊竞争压力相对较大,被迫降价导致利润率降低,但它又不能不这样做,因为如此做法至少可以保住自己的市场份额。 《红周刊》:亚马逊云计算业务为其贡献了大量收入。与前几个季度相比,AWS收入增长放缓。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吗?鲁国涛:短期来看,亚马逊确实面临某些风险,但也有一次性因素,比如美国国防部100亿美元的大额订单。 根据我的计算,这份合同相当于AWS年增长率的2%~3%。因此,这份合同的丧失仍对亚马逊的增长构成巨大压力,并进一步推动亚马逊投资于自己的在线销售业务,以保持一定程度的整体业务增长。 从竞争的角度来看,只要亚马逊能与竞争对手保持价格水平,亚马逊仍然有优势,至少它能保持一定的市场份额。 对亚马逊来说,它受到了许多一次性因素的影响。 例如,贝佐斯是《华盛顿邮报》的老板。《华盛顿邮报》经常攻击特朗普。这次亚马逊失去了国防部的订单,基本上肯定是特朗普给国防部施压。当甲骨文抱怨时,他推翻了旧合同,重新竞争,这相当于甲骨文为别人做衣服。微软最终赢得了订单。 因此,这里有政治因素在起作用。如果特朗普再次当选,亚马逊从美国政府获得的合同可能会越来越少。然而,这是一个人为的一次性因素,不会从根本上影响亚马逊的基本面。 亚马逊和微软azure在未来《红周刊》将以同样的速度增长:在云计算领域做出巨大努力的微软、谷歌和阿里会对亚马逊原有的市场份额构成威胁吗?鲁国涛:至于云计算领域的竞争,亚马逊已经与微软和谷歌展开了面对面的竞争。阿里巴巴在美国、欧洲等地的市场份额太小。尽管云计算的技术一点也不差,但它不仅仅是一个技术问题。这不是建立数据中心基础架构的问题。它需要大量的销售人员来招募客户来创造商业收入。然而,阿里在西方国家没有优势。此外,我认为阿利云计算在美国的进展将非常有限,可以不加考虑地被淘汰。 在云计算市场,亚马逊的份额必然会在其他拥有巨大财务资源的公司的干预下下降。如果亚马逊未来能持有超过40%的份额,形成三大支柱局面,保持稳定,那么每个人都可以赚很多钱。 我认为贝佐斯从一开始就不想赢得整个市场。市场份额肯定会有一点损失,但只要它稳定在一定范围内,或者只要市场份额下降很慢,问题就不是很大。 《红周刊》:亚马逊第三季度财务结果显示,亚马逊每股收益为4.23美元,这是自2017年6月以来首次同比下降 这种下降会继续吗?鲁国涛:至于亚马逊,我认为云计算的价格压力将会继续。国防部的一次性影响因素将在未来通过其他方式弥补。目前,公司的固定资本支出相对较大。 此外,随着假日季节的临近,亚马逊肯定会在某一天进行大笔投资,它也迫切希望在生鲜食品业务上做好工作,所有这些都需要投资。 总体而言,亚马逊每股收益的下降可能会持续一段时间,至少会持续一两个季度。 《红周刊》:财务报告显示,亚马逊第三季度资本支出(capex)为33.85亿美元,去年同期为25.27亿美元,同比增长34%,环比增长28%,第二季度和第一季度资本支出为负 亚马逊表示,资本支出主要是为了支持AWS 鲁国涛:一般来说,从中长期来看,固定资产支出是一个积极因素,因为公司已经决定进行大量的固定资产支出,这表明公司对未来有相当大的信心。 亚马逊的固定资产支出按照一定的周期增减。它通常先投资一部分,然后慢慢减少。这部分消化后,会根据机会继续逐步增加固定资产支出,然后慢慢消化。 一般来说,这种周期性的部分原因可能确实是由于对业务增长的良好需求。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可能有大量设备需要更新,因为计算能力和服务器具有使用寿命。到时候,可能需要更新、更换旧的网络设备并安装新的网络设备。因此,在不知道具体细节的情况下,很难推断出需求。然而,AWS固定资产投资的增长指引有很大的增长。我想这主要是为了保持AWS的增长率高于过去两个季度。 《红周刊》:根据微软2020财年第一季度的财务报告,智能云下的Azure业务本季度实现了59%的增长率,低于上一季度的64%,但仍高于AWS 35%的同比增长率。 鲁国涛:像亚马逊一样,微软也面临着一个问题,即庞大的基础不可避免地会放缓。 此外,同比增长也存在问题。例如,有可能是一些特殊因素导致去年同期增长超过预期。与今年相比,它看起来会更糟,但事实上它并不坏,只是看起来很糟糕。 我认为微软的增长率将继续下降,因为它的整体业务水平现在越来越接近亚马逊。假设他们在未来有一个新的市场,他们的股票非常接近,那么他们的业务增长率也会越来越接近。这是一个数学问题 谷歌云计算业务贡献有限公司《红周刊》 :209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末,谷歌拥有114,000名员工,同比增长21%。该公司财务报告中提到的人员增加最多的是谷歌云和搜索 此前,谷歌CEO桑德尔皮查伊(Sandahl Pichai)在7月份表示,该公司计划将其云计算销售队伍增加两倍。 有了这样的投资,谷歌的云计算业务能否在未来带来收入突破?鲁国涛:谷歌的云计算能力仍然有限,它是三者中最新的一个。 与亚马逊相比,它的技术更差。与微软相比,它没有在大型企业中积累大量联系人的基础。 而且,它最初的想法是寻找一个特殊的生存空空间,即使没有大量的投资,它仍然可以占据一定的市场份额。我认为谷歌已经彻底推翻了这个想法,因为云计算本身必须有一定的基础投资,而且应该还有一些足迹,比如说,在美国不能只有几个数据中心,这是不可避免的。 一旦有了基本投资,并且产生了大量闲置计算资源,就需要雇用大量销售人员来销售它们。 最近几个季度,谷歌已经下定决心要在云计算领域迎头赶上,但能否带来突破仍不得而知。 《红周刊》:谷歌在7月份的第二季度电话会议上表示,其云计算销售额在不到18个月内翻了一番。 然而,谷歌没有在这份财务报告中具体披露云计算业务的收入金额。你认为谷歌云的发展前景如何?鲁国涛:谷歌的核心业务搜索已经基本达到饱和增长,云计算也表现不佳。现在它正尽力赶上它。增长率显然令人印象深刻。 然而,就云计算的市场结构而言,亚马逊和微软占据了市场份额的绝大部分,分别占40%以上,而谷歌仅占10%左右。与谷歌自身庞大的业务相比,云计算的基础太小,无法判断它在不久的将来能在多大程度上促进谷歌的增长。 (利益披露:截至新闻稿,鲁国涛基金不持有亚马逊、微软和谷歌的股份 )

(这篇文章发表于11月9日《红周刊》)

.END .请在文章下面留下一个公共号码名和身份证。请注明转载文章开头(hkcj2016)的来源和作者。

这篇文章从微信公众号《红堪财经》开始 文章内容属于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贺勋的立场。 投资者应根据这一原则自行承担风险。

(责任编辑:王志强HF013)

-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